首页 >游戏

北京城区黑渣土车夜间组团横行道熟一般没人

2019-05-10 16:43:42 | 来源: 游戏

北京城区黑渣土车夜间组团横行:道熟一般没人管 时间: 04:02 来源: 时尚生活 4月10日晚,一辆满载渣土的货车在东四环主路上行驶,前方桥梁上挂着“共建美丽北京”的条幅。新京报 周岗峰 摄 违规车辆运渣土成规模化运营,多名司机称在京拉渣土多年“很少被查”

无遮挡运输,遗撒扬尘;随便倾倒渣土,污染环境;超载超速行驶,危害安全。

违规渣土车,犹如过街老鼠,已成人人喊打之势。

2006年底,北京就出台规定要求,截至2007年12月1日,北京渣土砂石运输车辆将全部具备绿色环保标志和机械式全密闭装置。

2012年又出台规定,从当年3月1日起,从事建筑垃圾运输的车辆将严格执行准入条件,“全密闭、反光车号、运输企业名称、顶灯”缺一不可。建筑垃圾运输车辆管理工作将与政府绩效考核挂钩。

近日调查,北京城区夜间,大量违规渣土车出入工地,无任何遮挡行驶在公路上,将渣土倾卸到非法渣土场,有的甚至“走到哪倒到哪”。部分违规渣土车已成规模化运营,通过上发帖和发名片招揽生意。

4月10日晚9时许,东四环大郊亭桥南。

主干道上,一辆辆渣土车疾驶而过。车上渣土超越挡板半米左右,上面无任何遮挡。行驶中,渣土遗撒下来,“噼里啪啦”作响。

当晚,朝阳区红坊路一工地门口,15分钟内,就有16辆渣土车进出工地。附近小红门路一处工地,工作人员称一晚上十几辆渣土车要拉100多趟。

这并不是偶然现象。今年年初,北京遭受严重雾霾。1月29日,市政府要求至31日24时,停止所有渣土运输车上路行驶。29日晚至30日清晨,发现数百辆渣土车无任何遮挡,满载渣土在四环路上肆无忌惮行驶。

老乡组成渣土车队

29岁河北人褚杰(化名),租住在海淀区西冉村附近,他在北京运渣土多年。

昼伏夜出,是褚杰的作息规律。4月10日下午,刚起床的褚杰睡眼惺忪,面色苍白。他说,白天他把渣土车停在路边,躺在家里睡觉,等着晚上生意到来。“人数不用愁,只要有活干,各种类型的车都有,而且要多少车都能找到。”

“人数不用愁”说的是褚杰的“团队”,由亲戚和朋友组成的渣土车队,有20多人都租住在附近。

“那些都是老乡,见生意赚钱,大家就一起做渣土生意。只要1人拉到活,相互通知1声,大家会集体过去,所以不用担心人手不够。”褚杰拍着胸脯说。

河南人苏鹏(化名)也是一名渣土车司机,他和妻子租住在朝阳区三台3路附近,隔壁住着30余名老乡,大家都干运输渣土的生意。

苏鹏家里有台电脑,用来在上招揽生意,“承接渣土业务,一车300元”。苏鹏说,工地需要渣土车的时候,只要打一个,他们立即召集人手,组织车队过去拉渣土。苏鹏和老乡还会印一些名片,前往各个工地散发,招揽客户,“运气好的话,还真会碰到几个好活。”

“这几天活多,每晚都要出去干活。”晚上7时许,苏鹏钻进渣土车里,准备跟老乡去“上班”。

车违规无证件照跑

按照规定,运渣土要取得北京渣土砂石运输车辆准运证,还要取得运输工地所属市政市容管理行政部门准运许可证。对车辆也有“四项规定”,车辆须为绿标车且加装软质机械式全封闭装置;车辆后厢板喷涂反光、放大车号,区别于车身颜色;驾驶室喷涂运输企业(个体)名称;驾驶室上方安装三棱标志顶灯,印有“渣土运输”字样,夜间必须开启。

褚杰的130货车、苏鹏的时期金刚货车,均不符合“四项规定”。“我们的车牌是真的。”褚杰和苏鹏表示,自己的车辆有手续,但没有渣土砂石运输车辆准运证,“没人管,我们拉好多年了”。

4月11日晚,褚杰在工地拉渣土时,因噪音扰民被附近居民举报,但他并不担心。“警察赶到现场,只是说几句就走,根本不管我们。”褚杰说。

当晚民警赶到工地,叫停拉渣土,并警告了褚杰等人,随即便离开。

依照规定,北京市政市容部门负责发放北京市渣土砂石运输车辆准运证,城市管理执法局负责对运输车辆密闭装置破损和遗撒、泄漏等问题依法进行查处,环保局负责对尾气排放超标车辆进行查处,交管局负责对超标上路行驶的车辆进行查处。住建委负责对使用不合格车辆的施工单位进行处理。

褚杰说,拉渣土数年间,很少被查到过,“交警和城管也查,查住就扣车,但只要交1000块钱,就能弄出车。”

“关键得道熟,一般没人管。万一碰到交警和城管,我们躲着走,实在没辙,认罚。”苏鹏说,他们基本上夜里跑活,查得很少。“我喜欢向市中心拉活,逮着罚款200元左右,一旦在郊区被查到,那就要罚钱扣车,少要罚一两千。”

超载“受欢迎”闯灯“多赚钱”

依照褚杰和苏鹏的说法,到工地拉渣土可按土方或按车辆算价,“夜里拉完活,第二天早上付钱。”

“不超载,根本赚不到钱。”褚杰的130货车,车核载连一吨都没有,但每次都拉五六吨,即便工地有100多方的渣土,“喊上亲戚和老乡,车只要能进工地,保证一夜拉完。”他泄漏,按照行规,在工地内被查工地负责摆平,一旦出了工地大门,“我们自己负责”。

褚杰拉渣土多年,从未给车装过密封盖,还偷偷给车箱加高,“反正夜里干活没人查,计费又按吨算钱,一车抵好几车,钱能多赚好几倍。”

褚杰认为10轮渣土车更赚钱,他算了一笔账,1辆10轮渣土车拉一趟渣土,载量达几十吨,收费600元,去掉卸土场近200元费用,去除油费、车辆损失费等,每趟能赚300元,“一月能拉百十车,能赚个好几万。”

能超载也是工地欢迎违规渣土车的缘由。多名渣土车司机表示,正规运渣土的车辆都是“全密闭”的,多装一点儿都不行,价格每方比违规渣土车多8块钱左右,“工地都不愿多掏钱”。

除了超载,渣土车还闯红灯行驶。

4月10日晚11时,打车跟随1辆从工地驶出的渣土车。这辆车没有挂牌,车厢上标记的车号被泥土遮盖,无法看清楚。当渣土车行驶至成寿寺路时,路口绿灯突然变红,但渣土车依然疾驶而过,卷起一道烟尘,消失在夜色中。

乘坐的出租车只能耐心等待红灯,“车速估计有80迈,追不上了。”的哥说。

褚杰和苏鹏坦言,他们也经常闯红灯行驶,车牌盖住查不到,“多跑两趟能多挣钱”。

“有时走到哪倒到哪”

卸渣土的地点和费用,需要褚杰和苏鹏等人自己负责。

4月12日晚,褚杰将渣土倾倒在1处大院。大院位于海淀区杏石路巨山村附近,院内除渣土外,还堆积着大量水泥和黄沙。

“我们不但收渣土,还卖水泥和黄沙。”大院内的男子说,他们只收一些小货车拉的渣土,每小车收费110元,“我们平时用大车向外拉,收大车渣土赚不到钱,划不来。”

这名男子称,收渣土10多年了,“附近人都知道,也没人管。”

随后,向海淀区渣土管理处查证,工作人员证实,杏石路巨山村附近大院属于违规渣土消纳场所,将介入调查。

海淀区渣土管理处人员介绍,正规渣土消纳场需取得当地区县市政市容管理行政部门渣土设置许可。违规私设的消纳场,随意倾倒渣土,对环境影响很大。

北京一家正规渣土消纳场负责人称,按照国家规定,消纳场收渣土一吨2.5元,但要求车辆运输有准运证,还须签《渣土运输协议》,“违规渣土车根本不敢来”。

褚杰和苏鹏说,有很多倒渣土的地方,交钱就让倾倒,“有时走到哪倒到哪”。

对于违规渣土车的监管,从4月18日起,多次联系北京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本版采写/新京报 刘保奇

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
葵花护肝片
小葵花

猜你喜欢